樂文小說網 www.ijzolr.tw,最快更新復國最新章節!

    黑雕軍中軍帳前站了二十多人,全是侯云策親衛。雖說五月早晨還有一絲涼意,可是親衛們身上均是滿是大粒大粒的汗珠,順著結實肌肉往下掉,地上星星點點全是汗珠痕跡。

    羅青松提了一把木刀,和劉黑狗捉對撕殺。劉黑狗箭法黑雕軍超群,刀法卻很是一般,羅青松箭法一般,武藝卻著實了得,刀法特別出眾。

    兩人斗了一陣,劉黑狗再次被羅青松砍中大腿,大叫:“不打了,我認輸。”然后跳出圈外,蹲在地上不停吸涼氣。

    羅青松刀法高出劉黑狗數個等級,接連四刀都砍在劉黑狗同一個位置,雖說木刀包著一層布塊,羅青松又收斂了刀勁。不過四刀砍在同一個地方,還是讓劉黑狗疼痛難忍。

    羅青松手提木刀,笑呤呤地看著劉黑狗,道:“劉指揮使怎么顧頭不顧尾,光護住上身,下盤全部暴露出來。”

    劉黑狗是親衛隊指揮使,按理來說是羅青松上級,只是羅青松是侯云策貼身親衛,平時總跟在侯云策身邊,身份頗有些特殊,和一般親衛并不一樣。兩人一個武藝高強,另一個箭法如神,關系極好,互相拜對方為師。昨天訓練箭法的時候,劉黑狗數落了羅青松好一陣子,今天訓練刀法,羅青松趁機出了一口惡氣。

    賀術海東見兩人斗得熱鬧,不甘寂寞,跳將出來,道:“誰來和我角骶?”

    賀術海東箭法與劉黑狗不相上下,另還有角骶絕招,打遍親衛隊無敵手,很多親衛都曾被摔得鼻青臉腫。他出來挑戰,受過“欺負”的親衛一起發出噓聲。

    侯云策興致盎然地在場邊看著親衛們打鬧,這種打鬧讓其感覺又回到黑城的少年營里。

    一名手臂帶佩戴著紅色標志的值勤軍官走到中軍帳前。黑雕軍軍制,五百人設一指揮使,黑雕軍兩萬人設有四十名指揮使,每次扎營之時,這四十名指揮使輪流充當值勤軍官。

    “城里派人過來了,把他們帶到軍帳處等候。”侯云策隨手用毛巾擦了擦汗水,對坐在操場邊喘氣的封沙道:“請石將軍、郭將軍、錢判官到營帳。”

    這一次突襲靖遠城,黑雕軍兵分兩路。石虎率領著鷹營三千人和團結兵三千人,從同心城出兵,越過西隴山,先行到達靖遠城。石虎心細如發,沒有貿然進軍,大軍隱藏在在距離靖遠城十里處的一處山谷中。石虎所部和侯云策所率大軍會師以后,兩萬大軍深夜出擊,以絕對優勢包圍了靖遠城,打了房當度一個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侯云策換上軟甲后,石虎、郭炯、錢向南三人急急忙忙地趕了過來。

    房當度使者兩人,一名是指揮使房當山,另一名是師高金。兩人自報身份后,由房當山遞上請降書。

    侯云策瞟了一眼書信,輕描談寫地說了一句:“書法倒還不錯。”

    房當山和師高金都精通中原話,見侯云策和顏悅色,心中稍安。隨知,侯云策轉瞬間就變了臉,把書信丟在地上,道:“請降書里還有條件,你們還有談判的資格嗎?必須投降,不講條件。”

    師高金站在帳中,冷眼看著坐在大帳正中央的黑雕軍首領侯云策。自從聽說女兒懷上了侯云策的孩子后,侯云策的形象無數次在師高金腦海中閃現。現在侯云策近在咫尺,師高金卻感覺特別不真實。坐在大帳中的侯云策竟如虛幻一般。

    房當山臉色數變,依據他的性格,寧愿戰死也不愿意投降,可是若不投降,全城軍民都逃不掉黑雕軍屠刀,房當山強忍怒氣,低聲道:“請將軍明示?我們應該如何投降。”

    侯云策道:“很簡單,投降以后,房當軍成為我的部屬,房當百姓成為我治下之民,”

    房當山和師高金對視一眼,師高金上前一步,拱手道:“將軍的意思其實和鷹帥的意思一樣,我們愿意如大蕃人達布一樣,為將軍鎮守西北,為將軍放馬牧牛,但有所驅,萬死不辭。”

    師高金報姓名之時,侯云策就知道他是師高月明的父親,師高金的相貌和普通房當人沒有區別,他的女兒師高月明卻長著金發碧眼,大異于平常黨項人。

    侯云策絕不愿意做姑息養奸之蠢事,掃了師高金一眼,冷笑道:“效忠于我,不過是一句空話,黑雕軍必須要進駐靖遠城。”

    侯云策處置大蕃渾末部時,黑雕軍和大蕃渾末部實力不強,而且渾末部里有不少漢人血統,因此侯云策做了一個順水人情,支持渾末部搶占若爾蓋草原。現在大蕃人和房當人情況不一樣,房當人勢力遠遠大于大蕃渾末部,若給他們喘息之機,數年之后,定然又會成為心腹大患。

    師高金沉默了半響,道:“靖遠城我們可以交出來。我們希望在清水河畔能夠得到一塊草地,讓房當人有一個安身之地,若這個條件也不能答應,房當人只能和黑雕軍決一死戰。”

    聽到房當人愿意退出靖遠城,石虎暗自高興,雖說房當軍勢弱,不過靖遠城城高墻厚,要攻下來也必然要經過一場血戰。

    “既然愿意退出靖遠城,也算房當度有些誠意,賀蘭山西麓諸胡雜居,水草豐美,以后房當人以為住在那里吧。”說完此話,侯云策停頓片刻,提高音調道:“這是最后條件,不可更改。”

    賀蘭山以東、陰山以南,也就是西套、前套和后套,這是侯云策經營的重點,而賀蘭山西麓在長城以北,雜居著黨項細封人、契丹人、達旦人以及數量不多的回骨人,侯云策暫時還沒有精力染指這一塊地方。

    師高金和房當山對視一眼。

    師高金再次拱手道:“賀蘭山左麓諸族混居在一起,以房當人現有的實力根本不能立足,而且黨項細封部和房當部同氣連枝,搶占他們的地盤,從道義上說不過去。”

    侯云策心中暗道:師高金倒是一個談判地能手,說話不卑不亢,在自己的強力壓迫之下,仍在竭力為房當人爭取利益。

    為了打消他們地顧慮,侯云策道:“此事不必擔心。你們投降之后就是我的部下,黑雕軍會幫助你們掃除障礙。”

    房當山說了一句話之后,就插不上嘴,滿臉怒氣聽著師高金和侯云策討價還價。幾次想到拂袖而去,可是想到黑雕軍軍容鼎盛,城內三千人馬和黑雕軍相抗無異于以卵擊石,只得把火氣一壓再壓。

    師高金暗自嘆了一口氣:黑雕軍實力強勁,房當軍若強行抵抗,只有死路一條,遷往賀蘭山左麓雖說困難重重,但是總比坐以待斃要強得多,房當翰海西遷居延海,其實也面臨著同樣問題。

    師高金恭敬地道:“此事非同小可,容我回去稟報。”

    侯云策揮了揮手。道:“給你們一天時間商議,明天辰時必須答復。時辰一到,黑雕軍就在踏破靖遠城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黑雕軍所有的投石車都集中在東門,只待城內拒絕投降,就用投石車猛轟城門。房當軍集中在城墻上,也是嚴陣以待,眼看著大戰一觸即發。

    辰時一到。東城門“噶、噶”地打開了,五匹戰馬緩緩從東城門奔了出來,當先一騎正是小鷹帥房當度。

    房當度身穿 -->>

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

章節目錄

復國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,樂文小說網只為原作者小橋老樹的小說進行宣傳。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小橋老樹并收藏復國最新章節

六肖中特期期准一